十月,从我身边疯跑过,不回头。我曾望向它,远远望,张大嘴,喘息沉沉,心中绞结,难以言状的辛苦。下旬,漫长,难捱——自我解构、自我重塑,酝酿已久,跋涉,依旧。其他的,不太重要,有事忘不了,放不下,不知所以然,却也习惯了,平平静静对待,毕竟,不知究竟,也许,就是不太重要。

评论
© Mr. Captain/Powered by LOFTER